【自由谈】汪曾祺:文坛怪才被江青“御用时期”
  • 宋徽宗

    发表于2017-08-17 13:40:45

  • 阅读:331|评论:0

1966年春末夏初,汪曾祺作为北京京剧院里的“黑鬼”、“小邓拓”、“黑爪牙”,连同马连良、赵燕侠、袁世海等大师级的“反动权威”、“戏霸”一起,被押上街头游街示众,并在单位天天遭受到残酷地批斗。不过,由于其言行一向是谨小慎微。因而在每次的批斗会上,他只是扮演一个陪斗的角色。

1966年7月的一个中午,汪曾祺突然接到通知,让他在当天下午4时收拾干净后,到剧院军代表办公室里去。汪曾祺赶紧理发、洗澡、换衣服,谁曾想到,当他毕恭毕敬地走到军代表办公室,在首先背诵一段毛主席语录“为人民服务,要斗私批修”之后,只听得军代表对他表情严肃地宣布:“现在党和人民给你一个戴罪立功、重新做人的机会。”随后,汪曾祺被一个年轻的军人带上,乘上了一辆黑色小轿车,直接驶向钓鱼台国宾馆,并在十七号楼受到江青的接见。

江青此番破例召见,正是为了修改《沙家浜》。此后,在前门打磨厂胡同和“广和剧场”,汪曾祺等人随时听从江青的调遣,即席进行《沙家浜》的突击修改和排练。

汪曾祺在江青的控制使用下创作长达10年。因为受到江青的重用,“文革”之后,他又被列为“说清楚”对象,还被立了专案。后来,他写道:我对于许多同志对江青的刻骨仇恨,看不到,感受不到。因为我一直感念她的好处。她一到节骨眼上,就想起我,我就得给她去卖命。有的同志说我是“御用文人”,这是个丑恶的称号,但是这是事实。

应该说,在许多人跳出来欲证明江青是一个坏人的时候,汪曾祺仍然是一个朴素的文人。

后来,汪曾祺在1980年发表小说《受戒》,受到普遍赞誉,随后一发不可收,出版多卷本《汪曾祺文集》,成为晚年大放异彩的作家。(网摘)

暂无评论
我要凑热闹
您还未进行登入,请登入后再进行评论! 登录| 注册
客服软件
live chat

版权所有 艺票通 Copyright @ 2014 All Right Reserved 沪ICP备13035989号

上海亚华湖剧院票务营销股份有限公司 服务全球华人的大型文化演艺票务网站

 

为您提供各类文化演艺服务

客服软件
live chat